就在那些二流子的指引之下

既没有儿女家庭的拖累,也没有土地和房屋的固产,无父无母,无儿无女,孑然一身。 想当初他年轻的时候,家里遭灾,就是被老当家的给好心的收留,作为一个骑术平平又沉默寡言的...